昀茜

这儿昀茜!
渴望画出心中所想
沉迷北上广深非cp向无法自拔
all穗好all穗妙all穗呱呱叫
这人有点幼稚/中二/玻璃心,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悄悄屯一发今日老穗
p4社会二人组

想了想还是补发
我印象中小时候广州的空气和如今大不相同,没有现在那种令人窒息的闭塞感.
我不知道是我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变化,还是他的思维方式发生变化的原因.

主旋律.

http://music.163.com/song/26523013/?userid=431086861 (来自@网易云音乐)

可能是一个老穗假扮神仙偷偷潜入御花园偷奇花异果不幸被逮的故事【并不】

  一日帝游于园中,及午,疲而卧巨石之上.不觉何时,忽闻风动,枝叶窸窣.及顾之,但见一人绕树徐行而至,步履轻盈.手托玉盘,抚枯木即生花,方结之果,竟皆荔枝也.
  帝异之,欲问其何往.其人仅作揖,笑而答曰:“余本受命前往楚庭,偶过此地.见一奇园熠熠生辉,遂冒昧前往.不想竟遇陛下.故采此楚庭特产敬上,还望笑纳.”遂将玉盘荔枝留于石上,含笑飘然而去.
  帝欲问及楚庭何地,却仅蝉鸟二三鸣作答矣.

《定风波》
雨贯仙城将欲倾,潮摧五岭未堪停.
拂面只当稀客过,且行,杯盈酒满助余兴.
醉手失樽濡碧海,方醒,醇香招得巽君临.
排空开云掀浪起,何惧?乘风归去揽明星.

过了妖都山竹关,来世再做仙城人

    花地位于十三行对面的珠江西岸,清朝时期是远航而至的欧洲人常会去游玩的地方.
    此地盛产花卉,据闻18,19世纪之交英法海战时曾为其暂时停火让道的那支月季花正是产自这里.

英穗史向

我fong辽
穗咩女孩丢下作业不做时隔多年激情产粮,英穗伪史向注意,英穗注意,注意
tag死也不打了
我已经被打惯了所以……咱这次能轻点吗?【顶锅跑】

  18世纪,珠江口岸.
  
  汹涌的海浪逐渐平静,咸腥的味道也和它一起被远远的甩在脑后.四周险峻的山峦平缓下来,它就像确认了来客身份后让守卫放下武器,以笑容给予最真诚问候的主人一般,安慰着宾客受惊的心.
  “先生们,欢迎来到Canton!”大班,商船的领航者,这位可敬的广州通,像是在宣布教皇的圣喻一样展开双臂,对船上的乘客们庄严宣告道.
  水手和商人们都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为这趟长达将近五个月终于到达目的地的航行欢呼.他们战胜了自然灾害,疾病和巨浪,幸运地躲避了海盗和敌国的船只,在平均只有67%生还率的这条伟大航路上,平安抵达了终点站.一百多年后,他们中一些人的子孙后代也将像先辈曾经做过的那样大声欢呼.只不过那时他们的目的地不再是广州,而是大洋彼岸的美国.
  亚瑟从船舱里出来,呼吸着这未曾谋面的湿润空气.
  这是他第一次随商船登上神州大陆的疆土.虽然只是这片辽阔领域极不起眼的一个偏僻小角,但广州的富饶却早已被人们当作中国的缩影在欧洲大陆传唱.无数商人带着满船梦想和货物不惜穿越重重巨浪来这地方贸易,只因为它是那传说中被瓷塔和花园环绕的诗歌国度唯一开放的港口.
  
  帆船在十三行前的船港泊岸,大班和船长要去英国馆办理登记手续.水手和商人们忙着卸货,而像亚瑟这样得闲的人则可以享受在当今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广场散步的安逸时光.
  他安顿好自己的行李,谢绝不请自来的钟点仆工,手拿商行平面图穿梭在不同肤色人种的浪潮之间.地图里的十三行看起来整齐划一,实际上因为人多货杂,路比想象中要难找好几倍.亚瑟费了好大劲才挪到同文街的入口,此时早已汗流浃背.他忽然有那么一点后悔为什么刚才要拒绝聘用那位仆工.
  同文街的人流密度恐怕有广场的几倍.据说这条街里有许多售卖有趣东西的店铺.上至茶叶瓷器,下至服装手工,琳琅满目,无奇不有.不时有某位中国行商或官员的轿子穿街而过,热闹非凡.
  亚瑟本想去看看街边的零散瓷器行,这些小店的质量尽管可能不比怡和行之类的大商行好,但售价和种类都相对可观.只是此时一大群中国人从店门前围到街心,四处挤得水泄不通.别说进店看看,能不能绕过去都是个问题.亚瑟有点懊恼,自打刚才他进街口起就隐隐看到这群人堵在路中央了.还以为他们很快就会散开,没想到几分钟过去了还没有一点松动的痕迹.
  他们虽然围得密不透风,却自觉地为打首的人让开一片小小的空地.当然,亚瑟并没敢从中间穿过去.只见为首之人中等身高,年龄不大,右眼上戴副单片眼镜,身着普蓝色的锦缎长袍.袍子正中间的方格里绣着一只孔雀,看起来像是大班描述的官袍,此君辫子和周围的商贩相比长得惊人.他似乎正在和这家小商行的店长用中国话聊着什么,店长一副惊慌的样子.过了好半天,他终于向店主告辞.原本围在他周围的人留了一半进店里调查搜寻,剩下的一半里只有零星继续跟随他走,其余似乎都是来看热闹的人.
  亚瑟看了看那间被人调查的瓷器行,估摸着也不能进去逛了.只好接着向前走,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它感兴趣的店铺.
  
  “阁下就是从英国来的柯克兰先生吗?”
  
  忽然身后有人用一种把所有r都发成l的奇特英语口音向他问好,亚瑟回过头,竟是刚才那个身着官袍的人.
  “敝姓任,名广霖.听闻先生远道而来,诚邀到舍下小坐,茶水已经齐备了.”
  这时亚瑟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人.他的长相并不张扬夺目,轮廓起伏以西方人的看法甚至可以说是过于平淡柔和了.偏偏一双眼睛里带着几分锐气,与上扬的嘴角结合起来透露着浑然天成的自信.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官员或是因为害怕而给自己捐了个顶戴花翎的普通行商,这点从他能在大街上直接叫出自己名字时亚瑟就已经很明白了.
  亚瑟估算着时间,这会大班和船长可能还没有办好各项手续.看来他只好硬着头皮跟这位任广霖走一趟了.
  对方作了个“请”的手势,带领亚瑟走在最前面.一旁有个挑担的小贩从街边经过,这时亚瑟才发觉任广霖并没有像其他商人官员一样乘轿,他居然打算就这样和他一路用脚从同文街走回府上去.

仿蒸汽后哥特式银拉丝嵌玻璃咖啡杯组
结合了一点点蒸朋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