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茜

这儿昀茜!
渴望画出心中所想
沉迷北上广深非cp向无法自拔
all穗好all穗妙all穗呱呱叫
这人有点幼稚/中二/玻璃心,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一篇假的英穗,请慎入

#英穗注意#
#英穗注意#
#英穗注意#

清末注意,鸦战背景注意
文矬圈冷cp迷
啊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最近突然沉迷这对
我不管总之我就是要写,tag也不打了所以爸爸们请不要打我【躲】

    粼粼的江面上洒满残阳的余晖,还有几束透过窗棂映入房间,和坐在窗前的人融为一体.阳光直射入深褐色的眼眸,那里却像一潭死水似的,不见半分被照亮的痕迹.
    木门被不速之客推开,发出老旧的吱呀声.
    “我来了.”亚瑟向窗边的床榻走去,穗隔着柔软的绸垫跪坐在上头,和往常一样没有回话.他轻易地跨入那片金光划出的领界,里面的一切都像是被光芒和白烟虚化了一样,看不真切.
    和上次来相比,穗的身型又瘦削了几分.头发打理得很随意,长辫懒散地从塌上垂下,就像他的右手一样.歪垂着放在大腿上,几乎要支持不住手捻中即将滑落的烟枪.
    一阵微风从窗台窜入,细丝似的烟缕轻易地就被打散开来.过了好一会才聚回在一起,又像蛇一样,歪歪斜斜地盘上瘦骨嶙峋的指尖.
    亚瑟随他的眼神望去,却不见有什么值得凝神注视之物.“你在看什么?”他问.
    半晌,穗才微微张口.
    “夕阳.”两个嘶哑的音节被喉咙挤出.
    亚瑟注视着他面无表情的脸,轻缓地启唇,吐字间带着几分愉悦的错觉.
    “不会再有了.”他说.“只需要再耐心等一等,明天的太阳升起后就不会再落下了.”
    夕阳又往下沉了几分,先前柔美的橙色随其隐退入山峦,取而代之的是守夜的卫士,一抹刺眼的血红.
    穗终于微眯了眯眼睛,虹膜倒映出被红日灼伤般的痕迹.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