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茜

这儿昀茜!
随心所欲,三观诡异,还望谅解
佛系圈地自萌中,拒收板砖
沉迷北上广深非cp向无法自拔
all穗好all穗妙all穗呱呱叫
这人有点幼稚/中二/玻璃心,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高产似阿深#

城拟保留地/集中营·穗片段

对应n久以前的那个城拟集中营脑洞
穗视角的诡异片段
随便看看就好x

    随着骤然亮起的白光,第02022号克隆体于正午12点被推出营养舱,放置于实验室中央,等待机能恢复后的苏醒.
  穗睁开眼睛,他就像曾经偷偷观察过的那数个复制品一样,浑身赤裸,毫无性征.四周除了一些稀疏分布的仪器外,只有纯白的地板和墙.这一切都和坐在实验床边的那名白发及颈,面露一成不变和蔼神色的中年男性一样,闪烁着机械钢铁的寒光.
  “欢迎,欢迎,第22号实验体!我是苏醒部门的负责人,和你同一型号的实验体都要经我之手.不过有的时候我也会负责其它型号的实验体——在你醒来之前,我们已经为你植入了汉语文字理解的基本知识,我现在说的话,你听得懂吗?”
  穗用呆滞的眼神望着他,略微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什么吗?——用语言回答试一试.要是不突破开口障碍日后说话会变得很难办的.”
  “不——,我 记 不—得.”穗尽力回应他的问题,音调拖得长长,听起来很吃力.
  “在家人面前不必用这么拘谨的完整句子,”男子笑了笑,“你应该学着去更自然地说话.现在下床,穿上写着你编号的制服,里面有学习资料.往后每天上午八点钟都要去20号课室上课,详情可以咨询那个课室的授课老师.现在我要去迎接下一个实验体了,祝你好运!”
  穗下床,没有鞋子,冰凉的触感让人差点打个寒战.但地板很干净,他于是走向门口——门旁挂满了雪白划一的制服——挑出写有自己编号的那件,想推门离开房间.
  “请等一下,”
  穗停住脚步.
  “我刚才应该只给你下达了两个指令:下床、和穿制服.你这是在做什么?”男子盯住穗的后背,他的眼神和话语似乎直接穿过了身体,穗愣了愣.
  “因为我听到你说‘要迎接下一个实验体’,在中文里这一般都是请别人离开的委婉说法.”他没有回头,语调听上去好似只是在陈述平淡事实.
  身后传来嗤的一声,男子将椅子吱呀转向别处,
  “用餐愉快.”
  他只这么说到,别的再没有了.
  
  穗推开门,面前经过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制服上写着02014.他于是也加入这支梯队,和周围来来往往的020们融为一体,边翻阅大衣兜里的资料边朝写着“食堂”二字的方向走去.
  讲真的,和一大群自己站在一起,以同样的步伐向同一个方向走去是一件颇为怪诞诡异的事情.穗暗暗想到.
  ——但总好过单独和分分钟就露馅的危险人物待在一起.
  一片纯白的浪潮突然被一滴墨色冲散,那墨色同样长着这样一张荒诞的脸,但更为瘦削暗淡,头发枯黄虹膜浅淡,而且身着香云纱长衫,胸前没有编号.
  正是这种无需号码也能被人一眼认出的特殊气场被看做“拥有个性”,穗几乎是立即就将他和资料里那个“第一代克隆体:导师”联系在了一起.
  所有的克隆体都毕恭毕敬地行了注目礼.不知是否错觉,“墨色”从穗身旁经过的一瞬间,他觉得他似乎特别往这边多看了一眼.
  
  项目的第一代研究对象正是北上广深四座城市,需求大,也资料齐全方便下手.他们的一号实验目的是通过克隆意识体从而研究其身体奥秘.
  当时意识体们刚刚被收容进集中营,研究组织以体检为由偷偷顺走了四个主实验体血液中的DNA.但由于实验限制只够第一批克隆体使用,后来意识体间起义情绪蔓延,因此再往后的实验体都仅以初代克隆体为母体,而无缘再使用意识体的基因.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后面即使技术一直在改进,仍然无法产生像初代拥有的“个性”能力.因此初代克隆体尽管存在各方面的缺陷(而基因和普通人的几乎没有区别,科研组怀疑克隆体无法长生),且性格常与本体有很大出入(甚至完全相反),他们仍然被视作宗师级别的存在,并且担负教导新生实验体的责任.他们拥有直接接触组织高层的权力,并且被设定为对组织绝对忠心,若是能有机会接近、套话、消灭他们,对意识体的起义而言将会有极大帮助.
  这也是穗潜入到克隆中心020部的原因.

  “墨色”走远了,浪潮继续向前推进.食堂略有些喧嚷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耳朵,穗猜测里面除了其他意识体的克隆实验体外,可能还有其他管理这方面的普通员工和偷拍摄像头.无论什么时候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才能应付的了.

  因为不管怎样,战役才刚吹响了无声的号角而已.
  

2018.10.7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