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茜

这儿昀茜!
随心所欲,三观诡异,还望谅解
佛系圈地自萌中,拒收板砖
沉迷北上广深非cp向无法自拔
all穗好all穗妙all穗呱呱叫
这人有点幼稚/中二/玻璃心,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高产似阿深#

沙雕脑洞,省城拟中世纪童(e)话(ma)向(ma)au,纯属娱乐,看看就好
  
  这是一个发生在中世纪欧洲的故事.国君是京爷,省级行政区是各自占有一片领土的封臣.其中三座直辖市是除首都主城外城池最大副城的领主,省会是地主家大儿子【什么】,其它地级市算是二三四五一路往下排这样.区级行政区是这群市拟的附庸.
  
  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个国王,他叫京,人们为了表示爱戴就称他为京爷.有一天,在京爷辽阔疆土的一座颇为重要的城池里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
  可怜孤寡老粤家的大儿子阿穗拒绝继承家族管人种田的企业,偷偷找人做了套坚固耐磨的粗布衣服丢下封只写着三行字的信,卷上只够用三个月的私房钱连夜出逃了.
  
  「敬爱的老粤子:
  虽然这么说很不符合孝道,
  但比起种田,我想我还是更向往诗和远方.
  做个吟游诗人挺好的,勿念
  穗 敬上」
  
  可怜的老粤非常难过
  “哦命运简直是在捉弄我.”
  
  事关当晚穗换上一身行头正打算翻墙逃跑,
  突然一个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老粤子家引以为豪的阿禅自幼习武,侍童侍从一律做过,骑士道背得滚瓜烂熟.他高举象征骑士精神的宝剑,死活赖着不走.
  “忠诚是骑士精神最重要之一!”
  穗挺想告诉他正式的骑士精神八条里其实并没有忠诚一词的.
  可是禅说什么也不肯走,“要么你留下,要么我们一起去!”
  阿穗也挺绝望,哪有吟游诗人出门还带个骑士的.可是例行查房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要是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于是他万般不愿地带上了这个昨天才刚受封的弟弟.
    一下失去了三个孩子的老粤心情无比复杂.
  四年前他家小少爷也是像这样,带上一堆铁锅瓶罐走上追求“炼金术”的道路了.
  就在老粤子为不争气的老穗火冒三丈的那段日子,东边最大城池的领主沪正好在准备举行封晋礼.赞颂的诗写了几十首,完美主义者沪小姐却仍觉得没一首满意.
  那位写惯讽刺诗的吟游诗人和他的骑士恰好游历到此地,大笔一挥,赞美诗落成,三个月伙食费即刻到手.
  穗感到很快乐,他终于觉得自己能够靠种田以外的工作养活自己了.
  好吧还有那位被勒令公众场合一律不准相隔距离小于三米的暂时排不上什么用场的骑士.
  
  骑士对诗人排不上什么用场,却意外地受到了领主的青睐.
  国王生了怪病,必须服用独角兽的犄角磨成的粉末才有可能康复.这个任务被莫名其妙地压到了沪领主的头上,她为此忧虑无比,人也消瘦了几斤.
  “您如此具有骑士的气质,想必武力一定非常高强.我有一事相求,可否请骑士亲探禁林,取回独角兽的犄角?”
  穗心想这糙汉骑士又不是童贞处女,哪能引出极度洁癖的独角兽来呢?但碍于和禅两人身份的尴尬关系,他也不好说些什么.禅答应了,他也只好借取材为由一同前往探索了.
  
  进入禁林的第一天,没有独角兽的踪影.路边突然跳出一只狮子.骑士顺手把它打跑了,撕扯中掉落的鬃毛收集起来给诗人做冬日皮草围巾.
  进入禁林的第二天,没有独角兽的踪影.天上突然扑来一只老鹰.骑士顺手把它踹飞了,掉下一地的羽毛收集来给诗人做备用羽毛笔.
  进入禁林的第三天,没有独角兽的踪影.面前竟有一座盖在树上的小木屋,吊梯旁的树洞里好像有人正在煮着什么东西.
  “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穗环顾四周,回想过去两天的情景,感到十分惊讶.
  “还能怎样,从隔壁城的林间小路走过来啊.”深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随后他放下手中的搅拌棒,把坩埚推到一边.旁边的铁架子上咕嘟咕嘟沸腾着紫红色的不明液体,整个树洞里弥漫着一股酒精的气味.
  深摘下了眼镜,两个人面对面瞪了几秒
  “怎么是你?!!”
  
  没想到四年前大费周章地从家里逃出来,结果还是机缘巧合遇上了自家老哥.
  穗扶额揉了揉太阳穴:“你别躲啊,反正咱俩现在是一路人了.”  三个【表面】兄弟促膝长谈了一晚上,终于弄清楚自那年阿深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实话跟你们讲吧.我少说在这里住了近三年,这林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独角兽.那种根本是反唯物主义的神兽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里呢?”他推了推眼镜.
  穗摸了摸刚才从洞口里探进一个脑袋的长着犄角的马.
  “……即使世界上真的有独角兽,它的角也无法治病的.你们被骗了.”
  “那怎么办?”穗不安地说道,“国王的病治不好,大家都得玩完.”
  “你放心,世界上没有什么病是用科学知识治不好的.”
  “科学知识?你是说你那炼金术吗?”
  “那是化学!我不造金子也不挂什么翠玉录!”深感到一丝崩溃.
  穗于是指了指墙上挂的元素周期表.
  
  三位表兄弟带着瓶瓶罐罐的药品和仪器踏上了去往首都的道路.
  凭着诗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国王非常勉为其难地同意开门让他们进来看看病症.
  “国王陛下,您的牙齿上全是血啊.”穗皱了皱眉头.
  “陛下,您的脸色苍白得像蜡烛,皮肤瘪得像皮袋子.”禅眨了眨眼睛.
  “陛下,您只是得了坏血病而已.”深翻了翻白眼.
  “坏血病?那是什么东西?”京看向他,勉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就是缺乏抗坏血酸维生素c,需要及时补充.”
  “你是打算跟我讲炼金术吗?”京瞪着深.
  “……这是生物和化学!总之一句话说白多吃蔬菜水果就是了.”可怜的科学家被折磨到懒得反驳了.
  “说起这事儿,我好像的确已经有至少三个月没吃过这些蔬菜水果之类的玩意儿了.”京回忆道.
  “那能活到现在恐怕真得是真龙护佑……”
  
  后来国王的病在炼…啊不化学家提供的营养饮食均衡搭配表的辅助下成功痊愈了.领主作为名义上的引荐人也获得了国王的丰厚奖赏.在这之后陛下发现了科学的发展潜力与重要性,开始各种点亮科技树,最后一跃成为文艺复兴科技道路的先锋者,从此成为世界大国走上人生巅峰.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以为这就大结局了?
  老粤正在后台嚷嚷着烧剧本呢.
  

评论

热度(2)